日媒:日本或将感染者激增的美国列为拒绝入境对象


然而吃下定心丸不过两天,香港宣布,25日起取消机场所有中转服务。香港肯定飞不了了,Ella花了2000多元退了票,做好了留在纽约,留在宿舍的打算。

“学校多次发邮件预警:有人袭击戴口罩者”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

Wendy说,家人已经寄了一些药品过来,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,但不清楚会不会被海关没收。她也咨询了国内的医生朋友,他们说她的症状属于轻症,年轻人可以选择在家隔离治疗。国内医生建议她拍个CT做个血检,但是无奈,她无法联系上自己的医生。“接下来还是自我观察,我也不属于重症,现在做不了检测。”

纽约政府通知只有情况“真的紧急”才可拨打911求助

境外输入第26例,男,24岁,中国籍。该患者自美国纽约乘坐航班(CA982),于3月25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,随后转送至河北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;27日出现发热、咽痒等症状,体温37.4℃,转送至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空港医院发热门诊;28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境外输入病例,分型待定;现正转往海河医院,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。

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,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。

“即便下飞机就隔离,也要回国。”下定决心之后,Ella预定了4月1日经香港回成都的机票,“来的时候机票才4000多元,现在涨到了13000多”。为了安全返回成都,Ella准备了三件防护服、口罩和雨衣。

他告诉记者,学校发了好多封警告邮件,提醒到了当地人袭击了戴口罩的人。有一名美国男子刺伤戴口罩的亚裔男性,也有人计划乘乱在街边点垃圾放火,还有进楼偷包裹。小陈开玩笑说:“我已经俩星期没出门了,今天又冒死出门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。”